清河之上

作为一个小笼包,我有着一个不小笼包的名字。

『巍生』间歇性疼痛

·黑化向注意

·快乐是和疼痛伴随着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痛。


       细密的疼痛从大脑开始蔓延,像是一条条藤蔓,紧紧勒住罗浮生,让他难以呼吸,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,眉心紧蹙,化不开的痛楚犹如毒药,一点一点腐蚀着罗浮生的身体,呼吸一阵比一阵更短促,罗浮生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,即将死亡,“哈……哈……”疼痛好像已经蔓延到了身体各个角落,罗浮生撑着墙壁,汗水止不住的坠落,有一滴汗水流进了眼睛里,刺痛着他的视觉,罗浮生频繁的眨着眼,睫毛如同濒死的蝴蝶,垂死挣扎着,摇摇欲坠。


       突然间,疼痛消失,罗浮生感觉身体一松,猛然大口大口吸着气,窒息的感觉不复存在,罗浮生喘了一会儿后,茫然的眨眨眼,嗯?自己怎么在这?他打量了一下周围,脑中闪过浮光掠影的记忆,罗浮生尝试去抓住他们,却怎么也抓不住,他明明记得,记得他都做了些什么,却好像又什么都不记得,这样虚无缥缈的感觉让罗浮生感到恐惧,好像自己不曾活过一般,沈巍……罗浮生在虚无中突然着了地,对,他要回家,沈巍在家里等他。罗浮生感觉自己抓住了存在的痕迹,沈巍,他不再去管自己其它那些模糊的记忆,稍微回复了一下体力,就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
      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。这句话被罗浮生的急切淹没,沉淀在遗忘的海中。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推开门,一阵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,沈巍正在摆菜,看见回来的罗浮生,便露出温柔的笑容,带着纯粹的爱意,“浮生,你回来了。”刹那间,心底的不安,恐惧都消失不见,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也随之消散,他上前几步,一把抱住了沈巍。


——抓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沈巍……”罗浮生在人的颈窝蹭了蹭,感觉到安心,沈巍从善如流的抱住他,对于罗浮生,他向来是宠溺至极的,这人受了太多苦,而他,却姗姗来迟,抚摸着那人蓬松的头发,软软的,手感很好,他会护着他,这是沈巍最坚定的信念,“浮生?”温柔低沉的话语在耳边萦绕,带着令罗浮生止不住喜悦的爱意,沈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,给了他曾经奢求不可得的一切,“我没事。”抬起头,在沈巍的唇角印下一个绵软的吻,沈巍轻轻笑着,也回吻了罗浮生,揉揉他的头发,“有什么事记得和我说,别闷在心里。”罗浮生点点头,微笑着说:“沈巍我饿了,我们吃饭吧,等会凉了就不好了。”然后就拉着沈巍去吃饭,沈巍浅笑的任他拉着,面上尽是温柔。


——哐。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猛的睁开眼,视及之处被鲜血所染,他杵着刀,蹲在地上,疼痛又一次蔓开,腐蚀着他的骨髓,钻心的疼,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,他浸没在蚀骨的痛楚中,难以抽身,“哈……哈……”罗浮生全身紧绷,动弹不得,指尖都蔓上了疼痛的血色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不是第一次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会不定时的发疼,每一次都折磨着他,让他犹如身处深海一般,难以呼吸,快要溺死的绝望,四肢无法着力,虚无缥缈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他,他觉得自己临近崩溃的边缘,汗水从额头慢慢流了下来,犹如疼痛一般砸在地上,砸在他的心中,令罗浮生痛苦的喘着气,这种痛苦比他身上的伤口还要痛。


       一秒,痛苦瞬间消失,暂时放过了罗浮生,罗浮生蹲在原地大口喘气,与此同时,脑中的记忆再次飞快的闪过,他还是什么都抓不住,那种不曾存在过的感觉又占据了罗浮生的心,恐慌随之蔓延,突然,罗浮生想到了,沈巍……对,沈巍,罗浮生站了起来,背后伤口的疼痛像是感觉不到,无视一地的未死人的恐慌和一身鲜血,他跌跌撞撞回了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 只有沈巍抓得住。


“浮生,你受伤了!”沈巍看着满身鲜血和伤口的罗浮生,又是愤怒又是心疼,罗浮生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,抱住沈巍,“沈巍……”沙哑的声线令沈巍心疼,真是拿这人没办法,“你先坐下,我去拿药。”沈巍让罗浮生坐下,去拿医药箱。


——有什么又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 熟悉的失去感环绕着罗浮生,是什么呢?罗浮生怎么也想不起来,沈巍蹲在他面前,用沾着酒精的棉签给他的手上伤口消毒,灯光打在他脸上,干净美好,睫毛下却有着一片阴影,为他格外添上一层美感,罗浮生看着他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:“沈巍,我感觉最近老是忘了什么东西。”沈巍听见后,眼睛微微一眯,脸上阴影似乎扩大了,“哦?忘了便是不重要了,别去担心那些。”温柔的话语覆住了罗浮生,手中似乎有什么在浮动,“好。”罗浮生点点头,他相信沈巍。


——完全,彻底,一次又一次。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在美高美变换多样的灯光中睁开眼,熟悉的疼痛再次袭来,罗浮生已经习惯了,疼痛对他来说本来就不陌生,而且这种痛已经来了太多太多次,再不习惯都得习惯了,在浮光掠影的记忆中,他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存在,他觉得自己明明活过了这一天,却什么都记不起来,但是,却又好好的记着,罗浮生摇了摇头,他好像失去了一切,一杯酒喝下去,火辣辣的流过喉咙,怎么也驱不走那股虚无的感觉,他感觉自己好像不曾活过,周围的人密密麻麻,他却看不到清晰的面孔,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是如何度过的,有什么人和他交谈过,他又为什么在美高美,一连串简单至极的问题,罗浮生都回答不上来,像是死了一般,与这个世界没有了联系,他的世界只剩下一片模糊,罗诚,洪澜,天婴……一个个名字在他脑海里闪过,他却记不起来了。


——“忘了便是不重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沈巍的话语闪过,对,那些不重要了,罗浮生相信沈巍,沈巍不会骗他的,只有沈巍让他感觉自己是活着的,除了沈巍,其他都是模糊的,都是不重要的,他只要有沈巍就够了。


——沈巍。


       “浮生。”沈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畔,罗浮生转过头,晦暗不明的灯光下,沈巍站在他身旁,微笑着看着他,温柔至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疼痛又再次消失了。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愣了一下,然后毫不犹豫的拉住沈巍的领带,狠狠的吻了上去,酒精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,沈巍眯了眯眼,微笑弧度更大了,按住罗浮生的头,以同样的强硬回应罗浮生,像是野兽的撕扯,却添上了情欲的色彩,以及互相渴求的欲望,罗浮生把他摁到了墙上,毫不掩饰的欲望——只要有沈巍。


       沈巍在黑暗中展开笑容,却不是以往罗浮生熟悉的温柔,而是偏执的占有,只对罗浮生,看来已经差不多了,沈巍抚上罗浮生的发,手中释放出不可见的黑能量,没入罗浮生的身体,“浮生……”我会保护你,而你,只能是我的——这是沈巍最偏执的欲望。沈巍再一次吻上去,带着别样的温柔,把其他人都剥离,你有我就够了。罗浮生接受他的吻,心中依然是强烈的爱意,只要有沈巍,只要有沈巍就够了。


       在这黑白不明的世界中,


——只有你。

——只有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来自作者:为什么我觉得完全没有把巍巍写黑?(抓狂)我的挑战又失败了!(抓狂)


『巍生』不差这次

·LOFTER友尽吧


·伪车一下,再发一下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 是夜,是美高美狂欢的夜晚。




      精致的面具覆在形形色色的面容上,遮住了真实?不,这才是他们真实的面貌,戴上的面具是一面镜子,映出了内心深处的自己,再华美的礼服,也遮不住最原始的天性。

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端着酒杯,姿势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,杯中淡黄色的酒液微微晃荡着,变换多样的灯光透过无色的玻璃,描绘出罗浮生指尖的轮廓,在酒液的衬托下,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,黑色面具下的一双眼眸,玩味的看着许星程被姑娘们灌酒,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,“许少爷,快喝呀~”“许少爷,来~”姑娘们娇声道,把一杯杯酒往许星程嘴里灌,灌得他神志不清,“唔,不——咳咳咳。”许星程被接连不断的酒灌得直咳嗽,罗浮生见他这样终于大发慈悲的拍拍他背,颇为幸灾乐祸的说:“怎么了?星程,挺不住了?”许星程瞪了他一眼,虽然没有任何威慑力,“我要去厕所。”然后就跌跌撞撞的去了厕所,罗浮生看了看手表,有些模糊,但大概已经快了,轻轻笑了一下,勾去了旁边姑娘的魂,从沙发上站起来,跟着去了洗手间。



       “呕——”许星程扒着洗手台呕吐,罗浮生坐在洗手台上,转过头,不愿意直视如此辣眼睛的画面,等到许星程终于缓了过来,便双手撑在罗浮生身体两边,整个人快趴在罗浮生身上,罗浮生皱皱眉,两人过于亲密的姿势让他厌恶和排斥,一只手微微用力把许星程推开,“许少爷,起开点。”不过看在许星程是他兄弟的份上,不收拾他,“罗浮生,你得帮帮我。”许星程模糊不清的说着,费力抬头看着罗浮生,嘴里的气息喷在罗浮生面上,“我?我帮什么?她们找的又不是我。”罗浮生有些嘲讽的说到,把人彻底推开,闪到一旁,许星程嘴里太恶心了,罗浮生觉得即使是他兄弟,也绝对忍不了,然后又抬起手腕,看着时针指向整点,罗浮生彻底笑开了,眼底似是开心,却显得玩味至极,“许少爷,你慢慢休息吧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然后在许星程愤怒的吼叫中一溜烟就不见了。




      熟悉的奢靡气息涌入感官,罗浮生眯了眯眼,感觉心底的激动越发高起,眼神四处游走,一抹深蓝映入罗浮生眼底,嘿~美人找到了~罗浮生不自觉的舔舔唇,端起一杯酒向那人走去。




       沈巍静静站在一处角落,就这么站着,还是吸引了不少视线,旁边有几个人的视线已经黏在他身上了,似乎马上就要扑在他身上了,蠢蠢欲动马上就要发起进攻,可惜,罗浮生要快他们一步,罗浮生端详着沈巍今天的打扮,一身深蓝色的西装收住流畅的身材线条,在腰处收紧,描绘出令人遐想的弧度,西装裤包裹着一双笔直的长腿,面上带着一副黑金色的面具,遮住了大部分脸,却突出了那双沉静淡漠的眼睛,犹如刀刃的尾锋,凌厉冰冷,罗浮生满意的眯眯眼,勾起一抹笑容,废话,这可是他的杰作,能不满意吗?似乎是感觉到了罗浮生的接近,眼珠动了动,慢慢移向了罗浮生的方向,眼中带锋,冷的似乎能够冻伤人的,但却在看见罗浮生的刹那收回了刀刃,变得温柔如水,罗浮生自然注意到了他前后的转变,面上笑得更开了,眼中像是蕴藏了星空,“沈教授~”罗浮生开口就是轻佻的挑逗,说的那叫一个熟练,沈巍在面具下挑挑眉,对此习以为常,淡定的回应:“罗少爷。”语气毫无起伏波澜,看着罗浮生的眼神也变了样,罗浮生凑了上去,“沈教授,怎么这么生疏?”略带酒意的吐息洒在沈巍的下巴上,有些痒意,沈巍不可察觉的眯了一下眼,继续陪罗浮生玩着,语气带着平时的礼貌疏离:“不敢冒犯。”清清冷冷的模样,是这美高美不可多见的景色,同时,也极其撩人心弦,晦暗不明的灯光下,两人隔的很近,彼此的呼吸缠绵的交缠着,罗浮生眨眨眼,睫毛微微颤动,然后慢慢凑到了沈巍的耳畔,眼中带上了恶作剧一般的调笑意味,“沈教授,你都不知道冒犯了我多少回了,还少这次?”用舌尖轻舔了一下沈巍的耳朵,感觉到耳边的调笑和湿意,脑中闪过的极其香艳的画面,沈巍倒吸一口凉气,耳朵不由自主的漫上了嫣红,即使是在晦暗的灯光下,罗浮生也清楚看到了那抹红色往下延伸,已经蔓延到了脖子,罗浮生满意的眯了眯眼,把沈巍逼到了更角落的地方,沈巍任由他压着,呼吸不自觉的变得急促,紧咬着后槽牙,危险的看着不知死活的罗浮生。



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一只手撑住墙,把沈巍压住,然后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酒液,毫无犹豫的吻了上去,把酒液渡给对方,沈巍不擅酒,也不喜酒,但此时却莫名爱上了这腥辣的液体,罗浮生渡过来的酒很多,沈巍不可避免的喝下许多,液体流过喉咙,留下火辣辣的痕迹,两人的唇舌不停地交缠着,撕咬着彼此,最原始的本能,这一场不流血的战争,却染上了酒意,沈巍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,大脑怎么也清醒不起来,罗浮生察觉到沈巍的异样,先放开了沈巍,打量着沈巍,不看还好,一看吓一跳。沈巍被酒迷乱了意识,有些无力的倚靠在墙上,头微微低下,不自觉的摇着,似乎想拉回自己的神智,眼睛低阖,睫毛微微颤动着,脸上更是染上了绯红,无论你是不是个男人,都会被撩起来的,罗浮生喉结滚动,下腹激起了一阵火热。



      罗浮生,你是个男人!





      摘下自己和沈巍的面具,扔到一旁,把沈巍压住,覆上了沈巍的唇,撬开牙关,与沈巍纠缠,“嗯——”沈巍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,罗浮生听的更兴奋了,手向下伸去,触及到紧实的腰腹,留恋的捏了几把,手感极好,罗浮生感叹了一下,然后轻轻划过敏感处,沈巍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咬着沈巍的唇,轻笑着说:“沈教授,这么敏感的吗?”然后指尖几下滑动,感受到沈巍的呼吸猛然粗重,舔舔他的唇准备继续,然后就被猛然抓住了手腕,沈巍原本沉静的眼变得深不可测,眼尾往上挑,充满了威胁意味,罗浮生看着有些心虚,放开了沈巍的唇。



       “沈……”话都还没有说完,罗浮生就被沈巍扯过,两人的位置瞬间对调,沈巍慢慢凑近他,呼吸带着凌冽,却又绕着一丝情欲,眼中犹如潭水一般深不见底,整个人压迫得罗浮生几近不能呼吸,眼看着沈巍离他越来越近,罗浮生犹如猎物一般动也不能动,逃也不能逃,沈巍嘴唇微动,一声带着情欲和爱意的呢喃吐出,带着酒意洒在罗浮生面上,散在罗浮生的心中。



       “浮生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嘭——”枪声划过炽热的空气,沈巍紧捁着罗浮生的腰,狠狠吻住了罗浮生,带着绝对的占有,罗浮生顺从的闭上眼,在被枪声熄灭的灯光中,陷入深海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 反正,也不差这一次,对吧?


















来自作者:不是,酒欲都没有封,这篇你怎么

就这么不近人情?我不就一辆伪的?至于xxc,生不如死呗,别想打扰巍巍生生。


『巍生』酒欲所迷(后续车)

·后续肯定是车啊~

·来啊造作啊~

前文链接:http://jingshenbingyuanyuanzhang102.lofter.com/post/1ef91d2d_12c7a0a4e

后续链接:如果想看的话,请私聊我。




来自作者:为什么拖了这么久呢?因为我最近聊嗨了……
第二次来自作者:那些举报的人真的不要脸

『巍生』酒欲所迷

·美高美是个好地方

·酒精也是个好东西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美高美的夜晚向来是灯红酒绿,歌舞升平的。各种各样的人聚集于此,放纵着自己,他们或光鲜亮丽,或落魄潦倒,但不管是什么样子,在这里都为酒精和欲望所臣服,在肉体之间,即使是不经意间的摩擦,都会燃出火花,酒精惑人,大脑变成了为欲望所驱使的工具,在昏暗的灯光下,滚进床里,又或是在外面,平日里不可描述的欲望都在彼此升高的体温,错乱的呼吸中释放。


      罗浮生处在人群中心,几个小姐劝着酒,罗浮生也不推拒,一杯一杯接着喝,酒液流过喉咙,犹如火一般灼烧,体温随着酒精升高,大脑更是混乱的彻底,什么都在想,也什么都没有想,思绪都是一闪而过,连影子都没看到,罗浮生感觉特别热,便把外套给扒拉下了,黑色的衬衫贴在冒着薄汗的躯体上,勾勒出流畅的线条,旁边的男女看到他这样眼睛都红了,比刚才起哄的更凶,“二当家的,继续喝!”一个小姐又灌了他一杯,罗浮生的大脑感觉越发混沌,猛的站起了身,“喝就喝!”说罢拎着酒瓶就上了桌,拧开酒盖就开始灌,酒像是喝不完似的,罗浮生有些应接不暇,有些酒液从唇边溢出,一路向下流,打湿了黑色的衬衫,冰冷的酒液与火热的肌肤接触,激起一阵战栗,罗浮生终于把酒喝完,身体温度升的更高,罗浮生嫌热又把最上边的口子解开,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膛,口边呼出热气,周围的男女更加兴奋,气氛被罗浮生完全点燃,肉体之间接触的更加紧密,有几个女人已经摸上了罗浮生的大腿,暧昧的摩擦着,罗浮生毫无感觉,他的感官早就被酒精模糊了,但身体下意识的排斥陌生人的触碰,躲开那些摸上来的手,罗浮生身体有些不稳,努力聚起涣散的目光,然后摇了摇头,想要让大脑清醒一下,恍然间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一抹内敛的深蓝,罗浮生混沌的大脑因这抹宁静温和的颜色稍稍清醒了一些,沈巍?罗浮生不自觉的再次寻找那抹深蓝,站在桌子上,目光流盼着那个身影,沈巍来了吗?


      沈巍发誓如果不是因为罗浮生他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。


      沈巍下了班之后没看到来接自己的罗浮生,想着兴许是有事处理,便自己先回了家,结果等到了晚上都不见人回来,沈巍皱了皱眉,这人平时要是晚归的话都会先跟他说一声,有事也会打个电话说说,今天是怎么了?沈巍思索着,拿起了外套直奔美高美,罗浮生最有可能在那,沈巍并不喜欢美高美的人流涌动,人与人之间欲望疏解,他向来是冷眼旁观,不入世俗,但是,沈巍已经栽在了罗浮生身上,再不喜欢也得把人带回来。


      进入美高美,就进入了酒欲的世界,被酒精和欲望所控的人群互相抚慰,疏解内心深处不可言说的欲望,沈巍一进去就看见了站在桌子上灌酒的罗浮生,他的目光不自觉的随着罗浮生口边溢出的酒液移动,划过他的喉咙,锁骨,胸膛,以至于更暧昧的地方,沈巍眼神一沉,呼吸有些粗重,他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,不想让旁人察觉到他的异常,但是人群中,又有何人会察觉到他的异常,能察觉的只有他这个人,沈巍一身深蓝色西装革履,礼貌而疏离,清冷的面上沉静不惊,丝毫不为高热的气氛所染,眼神内敛着不易察觉的锋芒——为人所臣服,不少人立刻缠了上去,企图获得这位冷艳美人的注意,沈巍紧蹙着眉头,他当然感觉到了那些人贴上来的躯体,暧昧的磨蹭着,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,那些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使他厌恶,他看到桌上的罗浮生四处看着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便拨开人群,往里挤着,努力忽略那些缠上来的躯体,“让一下。”声音冰冷带着黑袍使含怒的威压,周身都散发着黑气,那些人也被吓退了,但过了一会儿,就又被酒精驱使着不怕死的上去,沈巍简直想拿刀砍人,但他的理智和目的使他冷静下来,没有必要生气。


      罗浮生四处张望终于找到了人群中的那抹身影,是沈巍,罗浮生勾起一个愉快的微笑,但又迅速被那些贴上沈巍的躯体变得渗人,心底的占有欲被酒精无限放大,罗浮生跳下桌子,步伐有些不稳,但并不影响他走向沈巍,看着洪帮二当家不再像刚才一样玩嗨,脸上挂着并不友好的笑容,刚开始缠着罗浮生的男女再没有眼力也都知道罗浮生没在玩了,为他让开一条路,沈巍看着罗浮生不稳的向他走来,这是喝了多少?沈巍眉头没有松开,思绪回转到刚刚扒在罗浮生大腿上的手,真想砍了,沈巍没在继续往前挤,在人群中站定,看着罗浮生走在人群为他让出的路上。


       “沈教授大驾光临啊~”罗浮生轻佻的笑着,慢慢在沈巍身前停下,沈巍看着他,喝了不少酒是肯定的,但是,他醉没醉呢?毕竟一个醉汉应该不会拉着他领带调戏他,罗浮生拉着人领带把沈巍扯向自己,两个人之间距离极近,彼此的呼吸交缠在一起,酒香和清冷交融在一起,暧昧不清,罗浮生轻笑,“没想到沈教授也会来这里,怎么?觉得寂寞需要人安慰?”带着酒气的热气撒在沈巍的面上,含着分明的调笑意味,沈巍眯了眯眼,看着眼前的罗浮生,沈巍觉得似乎有些醉了——他酒量不好,微微一笑,似乎是环境的原因,平日了温和有礼的笑容带上令人难耐的色气,他不甘示弱的回了罗浮生一礼,“我就不劳烦二当家关心了,不过,二当家不觉得我们这样有些不合适吗?”清冷的呼吸似乎不带一点温度,但低沉撩人的语调却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,磨得罗浮生心痒痒,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暧昧不清的姿势上,在美高美震耳的音乐下,没人知道他们在低语着什么,也就更加暧昧,在灯红酒绿下,沈巍原本清冷的脸庞似乎都携上了欲望的色彩,往日的不食人间烟火,却带上了最令人发疯的情色,下腹一紧,罗浮生不可抑制的情动了,太犯规了,但即使如此,罗浮生也不会先妥协,他笑眯眯的回道:“不合适?怎么不合适了,这里。”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一只手覆上了沈巍的腰侧,不轻不重的摩擦着,似乎在暗示着什么,另一只手放开了沈巍的领带,从沈巍的胸膛向上划,一点一点抚上了沈巍的脸庞,沈巍也任由他动作,在浑浊的空气中,感官似乎比平时更加灵敏,指尖划过的地方扩散开高温,向着全身蔓延,下腹一阵火热,罗浮生摘下了沈巍的眼镜,戴在了自己脸上,唇边勾起一个与眼镜不符的放肆笑容,“——是美高美。”说罢凑近沈巍的耳边,轻轻低语:“这里,就是酒精欲望的世界。”然后还用嘴轻轻咬了一下沈巍微红的耳垂,沈巍被他这一举动激的呼吸一重,心跳都乱了起来,下腹积攒着无法忽视的热度,沈巍咬紧了后槽牙,眼底酝酿着风暴。罗浮生微微退开身,依旧不知死活的在周围人的注视下调戏沈巍,沈巍褪去镜片后的眼睛更加深沉,犹如一汪不见底的潭水,只是,这潭水已经被罗浮生撩起了风浪,今天,他不打算放过罗浮生了,一把把罗浮生拉向自己,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,紧紧揽着罗浮生的腰,伸手向旁边摆着的酒杯,骨节分明的手指沾上些许酒液,然后被沈巍轻轻抹在了罗浮生勾起的唇上,酒光潋滟,若有若无的酒香,沈巍深邃的眼直视着罗浮生带着笑意的眼,沈巍抚摸着罗浮生的唇,微微启唇,声音暗哑,带着令罗浮生沉迷的欲望,勾起一抹微笑,


    ——“罗浮生,我看你就是欠肏。”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我已经竭尽全力去写出那种比较色气的感觉了,但是感觉还是不到位,顺便一提,这是百粉点梗的日常(大雾),我在思考要不要写后续( ̄▽ ̄)~*


『巍生』触及·14

·xxx打酱油,推动一下剧情

·生生怀疑巍巍又被绑了










       “浮生,感觉好些了吗?”那个人似是关心的询问道,罗浮生不在意的回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?小伤而已。”小伤?沈巍觉得自己快被气笑了,被送进医院手术到凌晨是小伤?呵,但是转念一想,这人作为洪帮二当家,这几年受过的伤不计其数,不知道多少次徘徊于生死边缘,沈巍在第一次遇见罗浮生之后,也有意关注着他的消息,那些看上去风光的文章背后,都是这人用命拼来的,这次对于罗浮生来说好像真的是小伤,沈巍垂着眼,心里是明显的痛,越是接近罗浮生,那些沈巍万年都没有感受过几回的情绪,出现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深,犹如烙印一般,刻入骨髓,令人窒息,沈巍轻轻摇摇头,没有进去,继续听着两人的对话,“那就好。”那个人毫无真情实感的说道,继而又稍稍激动起来,对罗浮生说道:“浮生,你输定了。”浮生没有反应过来,懵逼的叫了一声:“啊?”那个人似乎对他的反应非常不满,语气也没有了先前的激动,抱怨道:“啊什么啊,你不会住院住傻了吧?把赌约忘了?”赌约?罗浮生沈巍心中冒出一样的疑问,罗浮生开始回忆住院之前的事,赌约?好像是有这么个事,这些天来沉迷于沈教授的罗浮生已经失去了记忆,赌的啥来着?罗浮生陷入了死胡同里,那个人看到他的反应算是彻底失望了,自暴自弃又十分嫌弃的说道:“我看你是真的傻了,我们不是打赌谁先追到天婴吗?”哦!好像是这么回事!罗浮生恍然大悟,不过,这个赌约已经没有意义了,因为,他爱的人是沈巍,最初对于段天婴的一点爱慕之心,早就消失了,现在他苦恼的,也只有沈巍。

     原来他这些天经常心不在焉,果然是在想段天婴吗?沈巍原本还心存侥幸,现在算是彻底死心了,罗浮生喜欢段天婴这个认知让沈巍痛的窒息,胸腔里跳动的心脏被狠狠一击,几乎致命,然而随着心痛而来是鬼族天生的残暴,他是你的!又一个认知轰击着他的大脑,比之前的更加凶猛——他快要失控了,沈巍竭尽全力控制住天性,难以抑制的的喘了一口气,集中精力去听两人的话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不知在外面的沈巍因他而痛苦,想着这人刚刚有些激动的样子,应该是有大进展了,便打趣道:“难道星程你追到了?”星程?沈巍在脑海里过滤着信息,最终成论:许星程,警察局长的儿子,医学生,上次罗浮生替挨一枪的人。沈巍微微皱皱眉,里面的许星程继续说,带了点得意:“还没有,但是也快了。”然后又对罗浮生说到:“我赢定了。”满脸的得意,像是他已经追到了似的,“哦。”罗浮生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,许星程以为他是失落了,就更得意了,跟只绿毛龟似的,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,看了看时间,然后起身,“浮生,我约了天婴,先走了。”敷衍的说完就匆匆走向门外,“哦。”罗浮生应了一声,心不在焉,沈巍怎么还不来?往常这个点都到了啊,不会又给人绑了吧?回想了一下沈教授的美貌,罗浮生严重怀疑沈巍又被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沈巍,罗浮生抓紧了被子,内心极其纠结,他爱沈巍,爱至深处,却成了心结,他沉溺于沈巍的温柔之中,却又害怕着自己的爱,不能让他知道,他会离开我的,这个时候心底那不可见的黑暗欲望又出现了——如果他敢离开,就绑住他,留在自己身边。蠢蠢欲动的黑暗被罗浮生制住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罗浮生你不可以这么想!沈巍不可以被伤害,更何况,你爱他啊,正因如此,才会这样想,沈巍不可以亲近除了自己的任何人,罗浮生阴暗的想着,又迅速打消这个想法,不,它从未消失过,罗浮生把自制力都用上了,也无法控制自己,他不想伤却又想伤,如何是好?自己这个样子,如何待在他身边?沈巍那么聪明,他要是知道自己这么肮脏,罗浮生不敢想,你这种样子,不配,罗浮生心中自嘲,几近哀伤,但是,已经无法脱离了,已经沉沦了,罗浮生目光涣散,沈巍,我该拿你怎么办?

       沈巍往旁边的病房走去,与许星程擦肩而过,沈巍现在还不想和许星程扯上关系,许星程匆忙走过没有注意到沈巍,等许星程走远后,他才进了病房,看见了罗浮生心不在焉,神游天外,眉头还紧紧皱着,还紧抓着被子,面上不怎么好看,在想段天婴吗?脑中浮现罗浮生对段天婴笑得开心的画面,沈巍心中一痛,他喜欢段天婴,他很开心,沈巍连迈开脚步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心中的刺痛和残暴的天性狠狠折磨着他,他想要把罗浮生囚禁在自己身边,只有自己能看着他,只有自己!这危险的思想却被一丝干净的爱意捆住,沈巍深埋于心的爱意阻止着他,他已经给了你那么多,那么多求之不得的美好,你怎能伤他?——不能,也不愿。沈巍彻底混乱了,心理防线几近崩溃,他走到罗浮生旁边,伸出手想要触碰他,像是黑暗中的人渴求温暖,罗浮生,罗浮生——你不该碰。冰冷的声音突然出现,沈巍猛的收回手,不该碰,但是,沈巍握紧了拳头,早就逃不了,戒不掉了,是光明的温暖,也是上瘾的毒品,沈巍强颜欢笑,好痛,心上的针孔发着疼,微微张开口,用嘶哑的声音把罗浮生喊回神,“罗浮生。”我该拿你怎么办?

      黑袍使冰冷如铁的心裂开了一道痕,慢慢向四周延伸,鲜血随之滴落,冰冷的心流的是炽热的血,一滴滴汇成一面镜子,里面倒映着的,是罗浮生。

       罗浮生的成年旧伤被一道道划开,痛到极致,却无法愈合,刀尖滴着鲜血,罗浮生没有反抗,刀面上反映的,是沈巍。

      还未触及却成伤,刻入骨髓的痛。


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为了不让各位感到感情线混乱,我来解释一下,现在呢,巍巍还没有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意,但也快了,生生呢已经明白,但是又不敢说,害怕沈巍不爱他,就此离开他,两个人视彼此为自己的光(类似),觉得自己太过黑暗不该去触碰对方,怕伤害对方,可望不可即的状态,都不敢触碰彼此,以至于爱都成了伤,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表述清楚,毕竟手残,所以,没有那么虐吧。

『巍生』吻痕所起(R)

·生哥又在皮

·迟到的双十一车

  








       冬天的东江很冷,今年更是格外冷,但是呢,我们伟大的洪帮二当家为了作为大哥的尊严,在如此寒冷的季节中也是两件衣服,一条裤子的行走着,旁边裹成粽子的罗诚从来没有这么佩服他,毕竟罗浮生穿成那样看着都冷,其实呢,罗浮生是直接冷得失去了感官,他很想回家,但是却有家不能回,他真的很想,特别想跟沈巍窝在一起,跟美人好好独处一段时间,但是,也只能想想而已,罗浮生在和胡奇干架的时候想到。

     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罗浮生的祈愿,大发慈悲给他放了一次假。这天罗浮生难得可以早早处理完事情,在上午就早早回了家,然后一把扑进了沙发,稍微窝了一会儿后,罗浮生就觉得无聊了,如此良辰吉日,怎么能没有沈教授陪着呢?罗浮生唰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,坐在桌子上拨起了电话,过了一会儿,那边的电话被接起,“你好,哪位?”礼貌而清冷的声音响起,罗浮生不自觉的就弯起了嘴角,“沈教授~”罗浮生故作撒娇的语气喊到,那边的沈巍愣了一下,然后温柔了语气,变成了恋人模式,“浮生,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?”话语中是如水般的温柔,听的罗浮生笑得越发灿烂,眼尾都弯了起来,“我想你了嘛,沈教授不想我啊?”语间尽是小孩子一样的撒娇,完全没了平时洪帮二当家的气势,沈巍笑了笑,基本上能够想象的到那人灿烂明媚的微笑,“当然想。”手指不自觉的按卷书角,想象着那人的模样,罗浮生继续说着:“那不知沈教授愿不愿意抽点时间陪陪我啊?”“嗯?浮生你最近不是很忙啊?”的确,罗浮生是真的忙,天天都是早出晚归,很多时间

侯连晚饭都不能一起吃,罗浮生十分想念两人独处的时候,沈巍也差不多,而且他还担心罗浮生有没有好好吃饭,有没有受伤,一天操心的很,却又不能打扰罗浮生处理事务,两个人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有亲吻,一天到晚相处的时间很少,把两个人都快搞疯了,“今天没什么事,我就提前回来了,沈教授你今天下午不是没课嘛,陪陪我呗,我都好几天没和你好好过一下二人世界了。”语气颇为委屈,像是得不到糖的小孩,沈巍轻轻笑了一下,“好,我等一下上完课就回来,你在家里等着我。”话语中是对罗浮生无限的宠溺,罗浮生笑着,心中溢满了甜蜜,“好,我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  爱人之间,沈巍罗浮生之间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  临近中午,沈巍回到家中,刚刚推开门就得到了一个热情的拥抱,沈巍也回抱住罗浮生,罗浮生蹭了蹭沈巍的脖颈,充满对恋人的依赖,“沈教授你终于回来啦。”沈巍点点头,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发,“抱歉,让你久等了,很无聊吧。”罗浮生抬起头,吻了一下沈巍的唇角,笑嘻嘻的说道:“怎么会无聊呢?等你当然不会无聊。”也不知道刚刚数秒钟等沈巍回来的是谁,沈巍温柔的看着他,眼中皆是深沉的爱意——沈巍从来不掩饰对罗浮生的爱,厚脸皮的罗浮生到现在还是没习惯沈巍直白的爱意,被看的有点脸红,沈巍发现了他由耳尖蔓延开的殷红,笑了笑,回吻罗浮生的唇角,然后说道:“饿了吗?我去做饭。”罗浮生点点头,沈巍揉了揉他的头,眉宇间尽是温柔,“你先去沙发上等着,我很快做好。”罗浮生在沈巍脸上印下一个吻,“沈教授,我真是爱死你了~”然后便乖乖去了沙发等着,沈巍无奈的笑笑,去了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 大半个小时后,两人终于坐在一起吃饭,罗浮生狼吞虎咽的吃着,把腮帮子塞的鼓鼓的,像只仓鼠,沈巍看着他温柔的笑着,提醒罗浮生:“浮生,慢点吃,别噎着。”罗浮生微微点点头,嘴里还是不停地吃着,沈巍只能无奈的看着他,起身去给他到了一杯水以防等会真噎着了,罗浮生一边吃一边看沈巍,精神上身体上的食粮都足够了,罗浮生喜滋滋的欣赏自家恋人的美貌,真好看~某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沈教授眼里更好看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 酒足饭饱后,两个人就窝在了沙发上,沈巍拿着本书慢慢看,罗浮生则是缩在了沈巍怀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沈巍聊天,过了一会儿,罗浮生盯着沈巍的脖子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,便靠近沈巍的脖子,唇覆了上去,轻轻的啃咬着,沈巍沈巍也任他动作,没有反抗,不多时,沈巍脖子上就多了一个殷红的吻痕,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明显,罗浮生看着自己的杰作,得意的笑着,然后凑到沈巍耳畔吐着热气:“沈教授,你说你之后上课学生看到会怎么样啊?”挑逗的意味明显,沈巍眯了眯眼,然后勾起一抹微笑,直接把人压到沙发上,然后还了罗浮生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笑容,慢慢俯下身,压低了声线,:“二当家的,你说你的手下看到明天的你会怎么想?”低沉的声线轰击了罗浮生的大脑,下意识问到:“我怎么了?”沈巍轻轻笑着,热气喷撒在罗浮生的耳畔,使殷红开始蔓延,然后沈巍慢慢的说着,每一个字都重击着罗浮生的大脑,睫毛不自觉的颤抖,连呼吸都开始不稳,

       ——“看到你连站都站不稳。”

评论链接

  



第二天,罗浮生没能起来,胡奇他们也意味安静,这都多亏了沈教授。

 
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给你们的车,食用愉快~
PS:我觉得我还是挺快的……吧。
链接暂时封了
      

『巍生』触及·13

·第二个高潮部分也要来了

·沈教授你受得住吗?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正纠结着要不要亲上去,他心中爱意告诉他要亲上去,那可是你心上人,心上人!但是他的理智又阻止着他,你爱他,但如果他不爱你呢?要是他不爱你,你这么做只会让他离开你!厌恶你!罗浮生被两边不停地拉扯着,快要疯了,而沈巍终于发觉了两人暧昧的姿势,外人看过来就像是两人在亲吻一样,他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,没给罗浮生继续纠结的时间,放开了罗浮生,撇过了头,耳朵染上了殷红,隐隐有向下延伸的趋势,美人害羞了,罗浮生直愣愣的看着沈巍,极度后悔刚才没有亲上去,沈巍缓了一下,恢复了常态,为自己刚刚的举动感到懊恼,刚才太冲动了,不知有没有把这人吓到,转头重新看向罗浮生,本来还担心这人会不会因为刚才而表现疏离,毕竟两个人都是男的,结果只从罗浮生脸上看到了……惋惜?沈巍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,不过他介意就好,还是先缓解一下尴尬的情形,沈巍再次抛出了刚刚的问题:“你在想什么?”,“啊?没,没什么,就发了会呆。”罗浮生从惋惜的情绪中缓过神来,有点心虚,沈巍挑了挑眉对此感到怀疑,莫非是,沈巍的思绪极速回转,在记忆里寻找着答案,最终,那一条线落在了段天婴身上,沈巍微不可查的垂了垂眼,掩盖住了那一抹不悦,不想看到罗浮生和段天婴一起,沈巍的想法有些不可抑制,但他还未得到的答案让他不要心急,用手推了推眼镜,重新挂上温和的笑容,“先吃饭吧。”罗浮生听见吃饭眼睛顿时就亮了,沈教授做的耶~怎么吃都不会腻,然后眨巴眨巴眼看着沈巍,沈巍被看的心情愉快,心里的不爽也随之消散,动作上更是行云流水,夹起来一夹菜,送到了罗浮生嘴边,罗浮生也是完全没有丝毫不自然的一口咬住,就差没配个“嗷呜”的声效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般,但是吧,两人都是乐于现状,沈巍呢,希望罗浮生离他近点,希望罗浮生眼中都是他,依赖他,那股不正常的占有欲已经冒出了头,并且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快控制不住了,心中一些无法控制的欲望,罗浮生,沈巍看着罗浮生开心的吃着,一边有夹起菜,送到他嘴边,如果我失态了,你会讨厌我吗?沈巍不自觉的想着,如果罗浮生真的讨厌他了……沈巍没有去想后果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做出一些他不可能做的事,那才是真正的的失态,沈巍眯了眯眼,眼底的火烧的灼痛,罗浮生,我会拿你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 此时的罗浮生沉浸在沈巍料理的快乐中,没有注意到旁边喂他的沈巍的异常,只觉得今天的沈巍有点低气压,于是他鼓着双颊含糊不清的问到:“舍位,努尽田泽莫布糕姓?”沈巍看着他鼓起的脸,眨巴眨巴的看着他,眼中是毫无掩饰的关心,微微一笑:“我没有不高兴,你别担心。”语气如平时一般温和,打消了罗浮生的疑虑,点点头,乖巧可爱,有点像是仓鼠,沈巍看着罗浮生,忍不住想着。

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罗浮生自从知道对沈巍的爱意后,又开心又忧虑,毕竟,沈巍多好一个人,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挑的,如果栽他手上了,多不好啊,他罗浮生本来打算这一生就这么一个人,再苦再累他都受得起,堂堂中华男儿,为国捐躯也是值了!战死也是光荣!可是遇见沈巍后,这个想法就越发缥缈,他想就这么待在沈巍身边,这一生都是,可是,他一个混道上的,天天都是出生入死,指不定那一天就走了,如何与沈巍相伴?他也不舍得让沈巍伤心,那双美丽的眼睛里,不应该出现悲伤,罗浮生想到这狠狠敲了自己一下,人家喜不喜欢你都不知道?自作多情什么?罗浮生黯然下来,对啊,沈巍怎么会喜欢他,他算什么,人家沈教授追求者多着呢,不差自己一个,越想越颓废,脑袋低了下来,显得无助可怜,怎么办?我好喜欢你?舍不得放手。

      这天,沈巍再次来到医院,刚推开门第一眼不是罗浮生,而是另外一个挡住罗浮生的人影,似乎正在和罗浮生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 沈教授,接下来的考验,你是否经受得住?不让你的心破碎?彻底无法逃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接下来的剧情,是肯定有虐的,再是,评论里有很多想看车的,但是本文剧情还没到那里,为了顾全大局,我决定继续更文,但是!我会单独更一篇车!想看的同学们就先等一下吧,不会太久。

『巍生』触及·12

·一只迷茫的生生

·来着沈教授的炮轰

    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琴姐看着罗浮生呆愣愣的样子,心下了然,这事情还得由他自己解决,于是主动起身离开,“浮生,姐姐今天就先走了,过几天再来看你。”罗浮生呆呆的回答:“啊?哦,好。”琴姐暗自发笑,随后离开病房,给了罗浮生自己思考的空间。


       爱?是爱?爱上了沈巍?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不是没有听人讲过别人的风流爱事,他知道洪澜爱着他,小姑娘的心思很明显,他再迟钝都感觉的到洪澜对自己的不一样,但是他不爱她,也不能爱,他在洪家的身份注定与洪澜无缘,他也知道,清楚,他这二十多年对爱上一个人是没有概念的,因为他不曾爱上过,而现在,他遇到了沈巍,他可以明显感受到他面对沈巍时的不正常,以及,那种极其明显的悸动,他为此感到愉快,甚至可以说是幸福满足,一切的不愉快到了沈巍那里都会消散,各种往常他都不会有的举动,心情,感受,在面对沈巍时通通出现,像是深埋已久的种子破土而出,一发不可收拾,这就是爱吗?罗浮生没有否认他爱上沈巍——也无法否认,一切的一切都通向了一个答案——爱,爱上沈巍,罗浮生眼神涣散,目无焦点,缥缈又遥远,他觉得很无助,周围向他汹涌而来,将他直接淹没的感情终于有了解释,可是他却并不因此感到安心,而是更加漂浮不定,心慌更甚,手不自觉的抓紧被子,试图找到一个着力点,但无济于事。


      现在他该怎么办?又怎么去面对沈巍?罗浮生自嘲的笑笑,这下真的玩完了。


    这边的沈巍正提着补汤前往医院,这几天他每天都会去医院照顾罗浮生,为了时间合适,他专门和其他老师调了课,再一次为了罗浮生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节奏,但沈巍没有觉得不习惯,大概是已经习惯了为罗浮生而打破原则了吧,沈巍无奈的笑笑,不自觉的把路过的小姐们勾了魂,罗浮生很喜欢喝他做的汤,比之前吃粥和馒头乐意多了,沈巍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罗浮生灿烂的笑容和弯弯的眼尾,很可爱很好看,他已经习惯甚至纵容自己冒出这样的想法了,不想去阻止心中的情感,任它肆意妄为,让罗浮生占据自己的全部,不想反抗,不愿反抗,犹如蝴蝶效应一般,停不下来,


     ——从遇见罗浮生开始就停不下来了。


      沈巍走至病房前,将自己如潮水般的思绪掩下,已经快了,推开病房的门,沈巍重新带上温和的笑容,现在还不可以让那人察觉到,在发现答案之前。沈巍看见罗浮生在发呆,这人啊,一发呆就是这副安静乖巧的样子,沈巍慢慢走到他旁边,伸出一只手在罗浮生面前晃了晃:“罗浮生?”轻轻的叫着他,然而罗浮生还是没有反应,这人傻了?沈巍放下东西,俯下身凑近他,然后低低的叫着他的名字:“罗浮生?”热气喷撒在罗浮生脸上,一下子就把罗浮生深陷于大海中的思绪拉了回来,速度七十迈不止,罗浮生听到沈巍低沉的声线,眼神聚焦后沈巍放大版的俊脸,以及撒在脸上的热气,罗浮生对上了沈巍的眼睛,两双大眼睛对在一起,视线如胶似漆,暧昧的氛围向周围扩散。
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:…………!  !  !  !  !  ! 


      罗浮生被视觉,听觉,感官上刺激,整个人都不好了,不对,是太好了!他猛的向后一扬,后脑勺马上就要重重的磕到床头了,沈巍眼疾手快的揽住他,阻止了罗浮生再次受伤的结果,沈巍从头到尾观看完罗浮生的精彩表演,直接面上就笑了出了,因为姿势的原因,两人再次处于一个极近的距离,沈巍微笑着看着他,眼中溢满不自觉的笑意,缱绻而温柔,声音更是带着浅浅的温柔:“你在想什么?”热气二次喷撒在他脸上,把罗浮生炮轰的神志不清,整个人晕晕乎乎,跟喝醉酒一样,眨着眼睛,迷茫的看着才刚刚确定爱上的沈大教授。


      罗浮生:幸福来得太突然,我有点想亲上去怎么办?



      似触似离的双唇,像是涂上了一层无色的口脂,若有若无的气息,似是两人缠绵不自知的爱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速度七十迈,心情日你妈嗨,皮! o(*≧▽≦)ツ ~ ┴┴


『巍生』触及·11

·不行?不行!

·知心姐姐在线谈心

  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沈巍提着东西回到了病房,然后便不自觉的看迷了眼,由于沈巍的动作很轻,罗浮生便依然沉浸在在自己的世界中,双眼微阖,睫毛在浅浅的光下打出一片阴影,整个人显得安静乖巧,沈巍不由得冒出一个想法,真乖,然后他拉开椅子坐下,罗浮生反应过来后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,从刚才的乖巧变成了灿烂,也很好看沈巍再一次在心中想着,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个温柔的弧度,使罗浮生心中的柔软触动,两个人就这么相视而笑,很和谐的氛围,至于氛围下的心思,就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了。


       沈巍考虑到罗浮生二次添伤,就为他买了一些清淡的食物,一样一样的摆在罗浮生面前,罗浮生眼睛都瞪直了,他可以保证,这些食物的名字都可以加上一个“清”,看着那些白白的粥,白白的豆浆,白白的馒头,罗浮生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中,要换平时谁给他吃这些,绝对二话不说掀那人脸上,可是,罗浮生看了一眼食物,又看了一眼沈巍,内心深处狂暴的吼叫,这怎么下得去手啊!沈巍看着罗浮生丰富多彩的面部表情,还是没忍住笑了,这人真是可爱极了,不想吃又不敢说,沈巍收了一下笑容,淡定的问着罗浮生:“怎么了?”罗浮生听见他的询问,咽了咽口水,艰难的开口:“沈巍啊,我们就吃这些啊?”一边说一边还委屈的眨着大眼睛,他罗浮生什么时候这么凄凉了?只能吃这些?沈巍觉得自己的表情管理快失控了,努力崩住嘴角,不让它向上扬起,继续淡定的说:“嗯,你现在还有伤,不能吃油腻的。”罗浮生很绝望,这些吃下去跟没吃有什么区别吗?压根就没味儿!他看向沈巍,完全感受到了沈巍的坚持,于是,洪帮二当家决定为了自己的肚子放下尊严,可怜巴巴的向沈巍哀求道:“就吃一点也不行?”大眼睛里的哀求糊了沈巍一脸,但是沈大教授是残忍的,不向恶势力(大雾)低头,抬起手推了推眼镜,果断拒绝:“不行。”然后在罗浮生彻底抛弃自己的尊严前拿起了勺子,舀了一勺粥,还用嘴吹了吹,送到罗浮生嘴边,对着他倾城一笑,“来,吃吧。”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vs沈巍,罗浮生惨败。


      在之后罗浮生养伤时,这种情景曾无数出现过,罗浮生的无数次挣扎反抗也随着沈巍的微笑攻势失败,罗浮生也因此陷入了人生的怀疑,这个沈巍怎么跟他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,但同样,这些想法也完美的被沈巍的美色轻易化解,看着沈巍温柔的笑容,罗浮生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
      罗浮生:爹,我觉得我堕落了。


      这天,罗浮生的知心姐姐来看他了,“浮生,姐姐来看你了。”一边说着一边在病床边坐下,罗浮生看着来人就笑开了:“琴姐!”琴姐关心的问到:“怎么样?好点没有?”罗浮生点点头:“我已经好多了,比以前还好的快呢。”废话,沈教授的精心照顾还有黑能量的加持下,好的能不快嘛,琴姐放心的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罗浮生眼珠一转,沈巍现在不在,那不就正好可以问了,琴姐经历的多,问她肯定没错!罗浮生稍稍凑了过去,“琴姐,问你个事啊。”看着罗浮生神神秘秘的样子,琴姐笑了笑,和蔼的说到:“什么事,这么神神秘秘的?”“就是,”罗浮生思考了一下,想着如何描述,继续说道:“我最近有点奇怪。”“奇怪?”琴姐挑了挑眉,心中已经有了预感,“最近,我面对一个人会特别奇怪。”琴姐侧耳倾听,罗浮生开始陷入回忆,“开始不是特别明显,之后就越来越严重,看到他的时候,我不管那个时候心情多不好,都会立马变得开心,每次和他说话,我都会有点紧张,看到他对我笑,我就直接高兴到天边去了,在他面前,我不管怎样都没法完全生气,二当家的架子都没有了,他关心我的时候,心跳就会加速,很开心,知道他对别人有好感的时候,就想阻断他们之间的联系,不想他被任何人夺走,知道他不见时,我就特别暴躁不安,害怕他受伤,心特别痛,我认为,我可以不要这条命,也绝不要要他受到一点伤害,看着他眼里只有我,就会很满足,但是又不满足,我以前都没有这些感觉的,琴姐,你说,我怎么了?”罗浮生茫然无措的看着她,右手附在心口上,异样的情愫淹没了他,沈巍占据了他整颗心,之前没说出来还好,一说出来就彻底不知道怎么办了,琴姐笑了笑,觉得自家的孩子长大了,“傻孩子,你这是爱上人家了。”一记重击




        “哐!”罗浮生被直接敲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 爱深埋于心中,如今已破土而出,你看见了吗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生活不易,深夜更新,但我还是很happy的!我的两个至宝啊!

     


『巍生』触及·10

·这两人终于知道行动了

·学习!谈心!

    










       罗浮生感觉整个人就像漂浮在大海里的船只,随着海浪浮浮沉沉,没有任何着力点,这让他感觉很心慌,但过了一会儿,有一股熟悉的气息笼罩着他,清清淡淡的,却让人安心,罗浮生借着这股令他安定的气息,陷入深层睡眠。


      沈巍守了罗浮生一夜,也沉思了整整一夜,他觉得自己似乎要抓到那丝情愫的线尾,却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,这令他备受煎熬,但灵敏的直觉告诉他,他会抓住的。


      渐渐地,天边冒出一抹红,天色慢慢亮起来,罗浮生从深沉的梦中苏醒,他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,然后顺着懒腰转过头,就又看见了沈巍,沈巍还直勾勾的盯着他,眼中情绪纷杂不明,罗浮生一口气卡在喉咙处没有顺过来,把他狠狠呛了一下,“咳!咳!”听见罗浮生的咳嗽,沈巍顾不得还没理清楚的思绪,连忙把人扶起来,帮罗浮生顺着气,“怎么了?还好吗吗?”语气颇为焦急,眼中溢满了担忧,“我没事,就呛了一下。”罗浮生摆摆手,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嗓子已经哑了,怪不舒服的,沈巍同样发现了这点,他把枕头垫高点,再把罗浮生小心翼翼的放下,生怕这人哪不舒服,然后起身去给罗浮生倒水,罗浮生自然发现了沈巍的小心,很高兴沈巍对他的关心又有些别扭,毕竟把他当瓷娃娃一样对待让他真的不是特别自在,但是是沈巍嘛,也没什么好介意的,我们洪帮二当家觉得自己的思维很有逻辑性,沈巍把水递给罗浮生,罗浮生伸手接过,“你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沈巍温和的问着他,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关心,罗浮生抿了一口水,感觉嗓子舒服多了,听见沈巍温和的声音后直接笑弯了眼,“我是谁啊?罗浮生哎,这点小伤对我来说算什么啊。”语气颇为得意自信,然而还没有得意完,就看见了沈巍皱着眉,脸色不怎么好,便立马怂了下去,沈巍看着罗浮生怂唧唧的模样,心中暗自发笑,真是拿这人没办法,但是警告还是要的,然后边严肃的开口:“没有下次,你这样太危险了。”罗浮生缩了缩脖子,不自觉小声回答:“我不挡莫非让你受着啊?我可舍不得……”后半句很小声,普通人压根听不着,但沈巍何许人也,自然是听见了他的嘟嚷,愣了一下,然后不可自控的扬起嘴角,心里更是开心得不得了,那种情愫轻易就被勾了起来,这让沈巍更为无奈,但是沈巍没有表现出来,眼下这人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,刚刚才好了伤就又受了一枪,得把身子先养好了来,“你饿了吗?”沈巍恢复了原来的温和,罗浮生被他这么一问,肚子就开始打起了鼓,还真饿了,罗浮生点点头,委委屈屈的看着沈巍:“沈巍,我饿了。”沈巍无奈的摇摇头,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给你买,先撑一会儿。”罗浮生点点头,颇为开心的笑着,身后仿佛有根尾巴在晃,还晃的挺快,整个人特别灿烂,让沈巍原本沉重的心情也不自觉开心起来,唉,他还能拿他怎么办?沈巍真心无奈的想着。


      罗浮生在病房里乖乖等着沈巍回来,他其实真的不在乎身上这点伤,看到沈巍好好的,温和的和他说着话,关心的语言,罗浮生就觉得特别高兴,发自内心的快乐,罗浮生觉得自己自从遇见沈巍后就特别奇怪,开始还不会特别明显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种感觉就越发明显,看到沈巍就会不自觉的开心,看到他关心自己就更是乐开了花,看到沈巍看着天婴会特别不舒服,心里像是堵着了一样,知道沈巍不见时,整个人都充满了恐惧,在寻找沈巍的那几个小时,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看见侯力的枪对准沈巍,连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,罗浮生觉得,为了沈巍,他不后悔,但是,他不知道那种异样的情感是什么,他和沈巍一样迷茫,罗浮生只觉得他很喜欢和沈巍带着一起,看着沈巍的眼中只有他时,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,像是,满足?但好像又没有满足,他怎么这么奇怪?罗浮生有些烦躁的抓抓头,他觉得自己得找个人谈一谈。


      沈巍跟罗浮生的状态差不多,只不过他与罗浮生的相遇要早一些,他变得奇怪也要早一些,他原本不会参入世俗的,沈巍提着东西垂了垂眼,但现在怎么也逃不掉了,想着罗浮生,无奈的苦笑了一下,也罢了,如果不明白那种感觉的话,沈巍坚定了内心,不打算坐以待毙,经过罗浮生为他挡枪后,他不可能再如此被动,那不是他的风格,如果不明白,他可以学。


      沈巍的能力是学习,怎么能不用呢?罗浮生也不打算就这么下去了,两个人越来越靠近彼此,伸手即触。














来着作者:忙的很,所以比较短,明天会补起来,唉,生活不易。